• <center id="6akmi"><source id="6akmi"></source></center>
    • 產品分類Products
      聯系我們Contact Us

    濟寧市恒遠機械有限公司

    聯系人:寧經理

    銷售電話:186-5478-2818

    投訴電話:156-5023-0666

    傳真:0537-2705669

    郵箱:2732363900@qq.com

    網址:www.b2foundry.com

    地址:濟寧任城區高新區第九工業園

    走了一圈山東挖掘機市場,我們發現這些現象

    2020年,中國挖掘機市場再度火爆。

    山東,中國北方甚至全國都堪稱重要的市場之一,成為中國挖掘機市場整體發展的縮影。

    山東本身挖掘機制造商數量就不少——臨工、斗山、山推、雷沃等大型制造商,大本營就在這里。此外,徐工、三一所在的江蘇,與山東省相鄰;“家門口”的市場,2家大公司自然不能放過。

    2020年3月,疫情初步控制后,山東挖掘機市場立刻回血。3月當月,三一和徐工2大品牌在此的總銷量只是突破2000臺;接下來的4、5月,極大品牌在此的月度銷量保持猛增。從2020年至今累計的銷量看,山東挖掘機市場銷量排名前三的品牌分別是三一、徐工和臨工。

    市場火爆,背后有許多原因。最重要的幾點在于:上一輪新買設備已經到了新的換機周期;同時,排放升級也在一定程度上推動用戶選購;再有,山東省在淘汰老舊不合標挖機上,不僅要罰施工方,還要罰機主。

    【難漲的價格&不吃香的減配版】

    盡管市場火爆,但上量不上價的事實,還沒有太多改變。

    雖然2020年一季度,幾家本土大品牌紛紛姿態十足地表明,自家挖掘機價格要“上漲”。但實則“漲價行動”是雷聲大雨點小。“國產挖機的價格,短期內很難漲起來。畢竟,如果國產品牌價格和合資貨一樣,我們可能還是會偏向考慮合資產品。畢竟在使用過程中,你可以很清楚地感覺到,本土產品和合資產品之間,還是有差距的,技術方面應該還有4、5年的差距。”一位用戶這樣表達了對挖掘機漲價的看法,觀點背后的一個不得不承認的事實是:中國挖掘機在沖擊中高端,提升價格的道路上,“革命尚未成功,品牌仍需努力”。

    面臨價格困境的,也不止是國內企業,國外品牌也有類似的煩惱。比如卡特彼勒。雖然減配版GC系列產品售價已經下探,但在大多數用戶看來,“減掉的性能”和現有的價格對比下,“卡特彼勒GC系列產品的性價比,基本還是不高。至少在山東省,這款產品吃不開。減配了,但也沒有抓住用戶到底想要啥。”一位山東本地品牌挖掘機用戶這樣說。

    【小挖生意難做,中大型挖掘機“礦山行”】

    2020年至今,山東地區的挖掘機用戶,正在形成一個公式:“要帶著挖掘機做長做久,光有小挖不行,必須要上中大挖。”

    一組數字可以說明問題。

    以10噸以下挖掘機為例,如果手里設備不到5臺的用戶,一般沒法長期雇傭司機,只能找“替班”。每天替班的工資是400塊,而一臺10噸以下小挖每天臺班費用在1000-1100塊,最低只有900塊。除去替班工資和每天平均160塊的油費,均攤下來的保養費、折舊費,這意味著一臺小挖,沒有5、6年的滿負荷經營,是收不回成本的。

    當然,如果用戶有著更大數量的小挖,擁有了規模效應,經營情況能夠稍好一些。“總而言之,干小挖的,要么直接干到當地領頭,那樣就能有肉吃。如果只是零散有幾臺,小作坊式的經營,干小挖就只能求溫飽。”一位正在考慮購買幾臺大挖的用戶這樣說。

    山東市場,中大型挖掘機的使用,在不斷增加。最重要的一個場合,是礦山開采。出于環保等政策影響,除非超大型礦山可使用雷管爆破開采外,地級市級別礦山開采,不允許使用炸藥。為此,越來越多的礦山開始使用挖掘機配破碎工作裝飾的方式,進行開采。這就刺激了更大噸位挖掘機銷量的增長。而且值得注意的是,長時間應用于礦山破碎工況的挖掘機,使用壽命只有短短的3-4年。

    【代理商整合風暴】

    隨著中國本土挖掘機制造商規模迅速增長,其渠道體系也必須隨時進行調整。

    進入5月,一個既在情理之中,又稍有些出乎意料的行動是:中國一家大型挖掘機制造商,開始全面、深度“整合代理商體系”,力度之大,估計整個中國挖掘機發展史上,也難見一二。

    其中一個最主要的舉措是:年銷量在400-500臺以下的代理商,全部一刀切地砍掉。與此同時,很多企業開始重拾“多區域代理商”魔獸。畢竟,對于銷量巨大的制造商而言,渠道體系中如果夾雜著太多小型代理商、專業實力不足、抗風險能力弱的代理商,無疑不利于未來發展。

    相關資訊:
    金盛彩票